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我们这个年龄

  “你们怎么这么幼稚?”面对旁人的质疑,我们时常困惑不解。

  如今的我和她已经年满十六,但童心未泯,时常让人觉得天真活泼,而与我同龄的学生,早已在家长的监督下,终日沉迷学习,不苟言笑。我们的身上,似乎有着迟来的叛逆,在我们这个年龄,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累,开开心心每一天不好吗?

  枝头蔷薇,枝繁叶茂,花苞累累。

  阳光煦暖,万物生长,显出自然焕发的本能。春日墙头有大蓬大蓬的蔷薇攀爬,绿树丛中带刺的红花在风中招摇,花瓣落满街边青石板路。放学后,我俩走在这偏僻而被人遗忘的花的汪洋大海中。“欸,你看那朵花,开得真好!”她笑道。我轻轻一跃,摘下了那朵美丽的花,用发卡别在她额旁。她笑了,笑容璀璨,一树蔷薇竟黯淡失色。

  “怎么样,我好看吗?”她问。“嗯,好看啊。怎么?你还担心‘怕郎猜到,奴面不如花面好’吗?”我笑着打趣。“哼,你你你—”她故作恼怒状,捧起地上散落的花瓣,向我撒来。“小姐饶命啊,奴婢知错了!您可别。一面发娇嗔,碎挼花打人。啊!”我们的笑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小巷,蔷薇梢头,两只黄鹂偏过头,仿佛在寻找我们欢乐的源泉。它们又怎会知道,在我们这个年龄,我们所拥有的欢乐。

  南方天空,雨水丰沛,扑面而来。

  彼时下雨天,漫漫清澈的雨水从石阶蔓延流淌而下,如同无数河流分支,令我们格外兴奋。青苔悠悠的石板路,坑坑洼洼,未经修缮。我们没有打伞,任凭杏花雨扑面而来,沾衣欲湿。疏松处蓄满泥水,我无意踩上去,水花四溅,泥水翻涌中,她的笑声一圈圈荡漾。雨渐渐大了,我们飞奔而去,竟不知道哪一步是实处,哪一步又踩了虚空。雨渐渐大了,粗重地打在身上,很快就迅疾密麻起来,墙头的蔷薇笼罩在迷雾之中,只看见一地蔷薇花瓣“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天色昏暗,大风把雨吹成一张天罗地网。我们躲进屋檐下,彼此嘲笑对方落汤鸡般的造型。同在屋檐下躲雨的大娘问我们为什么不带伞,我俩神秘一笑,对望一眼,不是没有伞,而是不想打伞。打伞了,快乐又从何而来呢?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在我们这个年龄,我俩没有失去那份童心,我们依然活得开心而精彩,有着属于我们的那份欢乐与超脱。

  (厦门外国语学校石狮分校高一7班 张子宸 指导教师:蔡安妮)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镇村新闻
   第04版:金融周刊
   第05版:网事·菁菁校园
   第06版:国内新闻
   第07版:国际新闻
   第08版:闽南文化
2020年收到近7万份 “微信遗嘱”
一周网络热点
不用实体手机号码卡小程序就能一机多号
在我们这个年龄
我与风筝有个约会
同心向党 幸福狮城
妈妈终于笑了
家乡的春节
迷人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