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汤圆情浓
■吴春萍

  如今,城市里卖的各种包装精美的汤圆大多是机器制作的,虽然也是香甜可口,但和乡村老式水磨磨成水粉手工制作的汤圆相比,吃起来就没有那么细腻松软贴心了,最重要的是少了亲情的味道。

  小时侯,每到快要过年的时候,妈妈和家婆都会事先晒好一袋袋小粒小粒的酒米,并兑好适量的籼米,和在一起搅均匀。等到落雨不用出门到地里赶农活的日子,她们就会把一大一小两扇石磨抬出来洗干净安好。通常是妈妈“咯吱咯吱”地推磨子,家婆配合着往石磨孔心放米和加水,我们的目光则在一边顺着雪白的米浆缓缓顺凹槽流到大锅里。

  石磨一圈圈地转动着,糯米浆也一道道地流出来。等到推完了一大锅,妈妈就拿那时候用木头凿成的大瓜瓢把一瓢瓢乳白色的酒米浆舀到一个事先洗干净的白棉布做的面粉袋里,扎紧袋口,在院门外的一棵粗壮桉树上高高挂起,慢慢等水沥干,再倒出来用大簸箕擀得薄薄的晒干再收起来放进米缸里。

  等到正月初一或元宵节的时候再舀到面盆里,并舀适量的水和面揉搓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面粉团,把那条平时蒸饭用的纱布浸湿后盖上待用。然后把擂细的香喷喷的炒花生米和芝麻装进碗里拌上黄糖和剁得很细的猪肉臊子两种味道的汤圆馅。

  肉馅的那种,妈妈通常会把它们做成又小又圆的樱桃汤圆,那是专门给我这个不喜欢吃甜食和糯食的人做的。当然,也许是母女连心的缘故吧,妈妈也喜欢吃这种咸汤圆。而那种做得又长又大的,则是爸爸等爱吃甜食的人的美餐。

  虽然我一直都不喜欢吃甜糯的食物,但每到过年,懂事的我都会陪着妈妈和家婆,看她们忙活完各道工序,做出一菜板大大小小、圆圆的像白球一样的汤圆。然后一家老小围坐在灶锅边,一边烤火一边等,等大锅里的水被柴火烧开以后,妈妈再一个一个地把汤圆轻轻下锅,家婆则用一把小木勺沿锅边推转,这样,煮出的汤圆就不会黏在一起。

  当汤圆把一颗颗脑袋浮出水面时,她们会及时加入少量冷水再煮几分钟,这样,煮熟的汤圆看上去就会泛动如珍珠般通透的圆润光泽,而且吃起来口感相当不错:糯而不黏牙齿,舌头滑溜地打转而牙齿却不受糯米的黏性攻击;回口细软香甜,唇齿留香的同时也深深地留下了一碗碗亲情的印记。

  到现在,我仍然不喜欢吃甜糯的东西,但妈妈过年做的水磨汤圆却是每年都要吃的——因为吃下去的还有妈妈年年岁岁日日月月分分秒秒天长地久的如水磨汤圆般黏稠的浓爱和亲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林清秀
~~~■郭芳读
~~~
~~~——谨以此文缅怀摄影家张美寅
~~~■吴春萍
~~~■晓 理
~~~■刘贵锋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文明专刊·镇村新闻
   第04版:生活消费
   第05版:国内新闻
   第06版:国际新闻
   第07版:人在旅途
   第08版:光影生活
年 味
浪漫的元宵节
冬季的红塔湾
“镜头是人类心灵的眼睛”
汤圆情浓
正月十五赶庙会
古人元宵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