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03日 星期一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森林沉默》:为自然立诗,为森林立言
  “保护、培育、利用森林资源应当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坚持生态优先、保护优先、保育结合、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日前,新修订的《森林法》颁布施行,用法律的形式重申“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森林理念。获悉这一消息,著名作家、“中国好书”得主陈应松深有感触。

  近日,译林出版社推出了陈应松的最新长篇小说《森林沉默》。这是陈应松深居湖北神农架山林二十年后,重申文学的“森林立场”交出的一份答卷:“我写了森林和森林里居住的那些人。这部小说,是要以诚心打动他们。”

  《森林沉默》犹如一幅楚地“八百里群山怪岭”浪漫奇崛的众生画卷,为自然立诗,为森林立言。该小说自2019年于《钟山》杂志发表以来,已获“2019长篇小说金榜特别推荐奖”“中国小说学会2019年度长篇小说奖”等,此次出版的单行本为作者全新修订版。

  与以往着重于人物或动物的作品不同,《森林沉默》包罗万象。陈应松倾尽积累,用文字创造了一个鸟语花香、百兽奔跑、苔藓肥厚的世界。全书涉及近百种动植物(包括传说和神话中的奇珍异兽),以及大量物候、地质、气象和对森林的想象元素。著名作家贾平凹表示,读这本书时,感觉就像在密林里,能闻到幽暗潮湿的气息,能听到飞禽走兽的响动,枝条蔓草牵扯得手脸生疼。作品的感染力由此可见一斑。

  当代写作中,有的作家聚焦都市,有的作家放眼边疆,而陈应松在森林里找到了写作的支点。一朝入深山,不觉二十年,他在生活与创作中,一步步站定了“森林立场”——“人类对天空、荒野和自然的遗忘已经很久了,甚至感觉不到远方森林的生机勃勃。那里蕴藏着生命的奥秘和命运的答案,人只是生命的一种形式,更多的生命还没有从森林里走出来,他们成了最后的坚守者,森林是一块活化石。”陈应松笔下的森林,蕴藏着人类最强健的“英雄基因”,连一只蚂蚁、一片落叶也是出类拔萃的。

  著名评论家李敬泽谈到《森林沉默》时说,“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山林是薄弱的,自然是薄弱的,现在,我们有了《森林沉默》这部作品,有了一片与现代性、与喧嚣人事相对峙、相辩驳的‘森林’。”

  《森林沉默》的故事发生在咕噜山区的浩瀚森林里,那里奇峰林立,百兽徜徉,万物生长。祖父蕺老泉、叔叔麻古、猴娃祖孙三代,与世世代代生活于此的山民一样,艰辛而平静地过着日子,直到村长带来“天音机场即将在此动工”的消息。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从此人声嘈杂,森林沉默。这是一场森林与城市、自然性与现代性的迎面相遇。陈应松将原始文明、现代文明、后现代文明置于“显微镜”下,审视文明演进中生存的酷烈、生命的异化。

  在《森林沉默》中,作者赋予自然与人类同等重要的生命意义,字里行间流淌着作者对人类与自然、生存与发展的辩证性哲思。森林永远是沉默的、无声的,我们的热爱完全是因为远古故乡的基因,是精神的“遗传返祖”现象,拥抱星空,啸叫山林,是人类童年的乐趣,人类从森林中来,也必将回到森林中去。

  人类对森林的“精神需要”在当代都市生活中同样重要。在小说里,城市生活嘈杂、忙碌、拥挤、沉闷、单调,而无声的森林静静地保存着我们无法磨灭的乡愁,以自然的生态庇护着众多的生命与种子,孕育着新生与希望。

  有评论家认为,“神农架”之于陈应松,正如“马孔多”之于马尔克斯、“杰弗生小镇”之于福克纳。陈应松用诗和童话般的笔调讲述故事,这是对自然与信仰的尊重,他的文字粗粝、直率、奇诡、充满力量,在向死而生的旅途中发现人性之光,寻找重生之路。这种忧患精神与浪漫情怀的并存,与屈原开创的荆楚文学传统可谓一脉相承。

  (黄成)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经济新闻
   第04版:镇村新闻·悦读
   第05版:民声
   第06版:时事
   第07版:人在旅途
   第08版:旅游天下
郑厝拆除危房为公用项目让路
祥芝登船宣传“扫黄打非”
锦尚为渔船做好“备航”工作
鸿山开展渔业安全生产检查
玉湖开展拥军优属活动
东埔三村开展新时代文明实践系列活动
《森林沉默》:为自然立诗,为森林立言
伯吉斯果酱
《把世界装进火柴盒》:世界知名微缩景观巡礼
《阅读浪漫小说》:浪漫小说学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