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张 芳
椒油莼齑酱
  《红楼梦》的动人心处,恐怕一大半在于书里提及的稀罕物事常给读者带来惊喜,单饮馔一项,它就带给我们多少过屠门而大嚼的欣悦——例如油盐炒枸杞芽儿、枣泥山药糕、糖蒸酥酪等等不胜枚举。

  但第七十五回中秋夜宴上王夫人为贾母准备的一道菜——椒油莼齑酱,更教我大跌眼镜。什么?一个年过古稀、颐养天年的老太太竟然偏爱莼齑酱!还有,那个成天只会谈论家务人情的王夫人竟也懂得莼齑酱的好处,知道老太太好这一口,一早就备下了专等着老太太来点它,真是出人意表!——莼齑,那是多么风雅的一道诗菜啊。很多人都记得西晋诗人张翰因见秋风起,而苦苦思念家乡莼羹鲈鱼脍的典故——我的意思是说,像贾母这样养尊处优的老太太,平日里好个什么野鸡崽子汤之类也就罢了,怎么又突然爱起诗意缤纷的莼齑酱来,真教人百思不得其解呵。

  然“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我将书里凡与贾母、王夫人有关的章节下功夫多研究几遍,也就恍然大悟了。贾母可不是一般富贵人家的老太太,她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后来又做荣国公贾源的儿媳妇六十多年,是个艺术修养不凡的贵夫人呢……第四十回书中她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走到潇湘馆时侃侃而谈“软烟罗”窗纱,把那么多出自名门的奶奶、少奶奶们都唬得一愣一愣;嫌宝钗的房间过于素净了,要帮她重新收拾,说只要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加上个墨烟冻石鼎摆在案上就够了,果然收拾得又大方又端丽……贾母既然如此讲究生活的质量,喜欢“诗意地栖息”,那么她对清贵的椒油莼齑酱情有独钟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这与她一贯的生活趣味是相吻合的。

  王夫人的熟谙莼齑酱也没什么好纳闷的。她虽是个比较沉闷的中年妇人,但毕竟是金陵王家的女儿。王家曾管过各国进贡朝贺之事,凡有外国人来,都是他们家养活,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她什么样的珍馐美馔不识得?……王夫人虽说较为无趣,但待人接物总的来说还是得体的。比如穷亲戚刘姥姥带着小孙子来打秋风,她自己没出面,吩咐凤姐代为陪客,同时让贴身女仆周瑞家的说了一大段客气话。不是十分热情,也不至于过分冷落,最后很厚道地给了刘姥姥实质性的帮助,王夫人行事还是蛮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的……如此这般,王夫人的熟知莼齑酱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椒油莼齑酱的做法是将新鲜莼菜切碎了,拌上盐粒姜末葱末椒油等精心腌制而成。王夫人能够轻车熟路地为贾母备下这样一道她老人家十分钟爱的素食,后者无疑是喜悦的。老太太不大待见二儿媳邢夫人,对姨奶奶赵姨娘、周姨娘等人更是视而不见,我总疑心,只怕这与她们不了解老太太口味,不懂得预备莼齑酱之类诗菜也大有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朱谷忠
~~~■张碧云
~~~■王太生
~~~■章华旺
~~~
■张 芳~~~
~~~■郭芳读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文明专刊·镇村新闻
   第04版:经济新闻
   第05版:国内新闻
   第06版:人在旅途
   第07版:民生热线·分类广告
   第08版:国际新闻
偶想集(三章)
父亲与耕牛
书的旅行
谈谈“喜新厌旧”
城市绿园(学府公园)
椒油莼齑酱
桂林初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