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书的旅行
■王太生
  出了一本书,是公家帮出的,我出力,公家出钱,印一千册,公家拿走五百册,我分得五百册,这五百册书,放在家里也占地方,就挂到网上博客里去卖。

  在当下,最好卖的是房子,最难卖的是书。

  本来,我对出书、赠书之类的事,意趣了了。你送人家书,人家不一定需要,所以这五百本书,我没有送人,全放在网上卖。

  第一个买我书的是湖北洪湖的读者,他加我微信好友,早晨起来看到了,下午就去寄快递,一本书就这样出发了。

  一本书星夜上路,天空有流云,如骆驼,若一人牵着,迈着大步在走路。

  我用手机跟踪这本书的旅踪,从我所在的城市出发,半夜到省城,后来它又从省城出发,去了武汉,又从武汉到荆州,再从荆州到洪湖。

  想象着快递小哥骑他的电驴子,车子走起来一摇一摆,在一个阳光的午后开始派送,送到另一个人手上,那个人夹在包里带回家,想到时,拿出来翻翻。

  洪湖,想到会有一个很大的湖,有荷花和藕。一叶晚舟,泊在烟波里。我没去过的地方,我的这本书却抢先到达了。

  一本书跟着快递去旅行,有些线路颇有意思。邻近城市的一位老师,买了我的书,按我的理解,直接发到就可以了,谁知它却被拉到外面转了一大圈,先到淮安,然后又到盐城,最后才打马加鞭,直奔目的地而去。

  其实这样也反映出我所在城市周边的人文环境与交通地理。比如,与我邻近的小城,说同样的方言,却不属同一行政区。它先跑到淮安去,与在不同方言区的人们说说普通话,然后再去它要去的地方。

  有一位朋友,在安徽毫州,他自己出了七本书,却还买别人的书。我知道毫州是个古城,他住在古城里,在老巷子里走走,坐在屋檐下读书,过着恬淡的生活。

  一本书到别人手上会经过千山万水,它就像放出的一匹马,又像飘出去的一条船,行进在江湖上。

  有一本书,在去东北的路上丢了,丢在时间和空间里。就像马迷了途,找不着去路,也找不回来路,不知滞留何处。

  我在傍晚的薄暮晚霞中给朋友寄书,对方在某个早晨的天青色里收到,摩挲着这本书,猜想着这人在书里究竟写了啥?

  有位朋友,人在岭南,也喜欢我的这本书。我给他寄书时,他暂时离开,回了一趟老家。当那本书到达的时候,他又回到那座城市。这位朋友在离开城市的这三四天空当期内,书在路上,翻山越岭,待他回去,人与书,不期而遇。

  一本书的旅行线路,基本上是按照行政区划在走,也有抄捷径,行走到一个不相干的城市,然后一转身,朝目的地径直而去。比如,一本书要去连云港的赣榆县,却中转到另一个城市,然后径直去了赣榆,把连云港绕过了。

  一本书,结集我那些诞生于水边的文字,就这样在江湖上飘着,喜欢它的人才会买上一本。

  书往南方,容易想到青山绿水、古道茶马、快意人生……这些词;书往北方,又会想到大河大山、书剑恩仇、江湖夜雨十年灯。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朱谷忠
~~~■张碧云
~~~■王太生
~~~■章华旺
~~~
■张 芳~~~
~~~■郭芳读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文明专刊·镇村新闻
   第04版:经济新闻
   第05版:国内新闻
   第06版:人在旅途
   第07版:民生热线·分类广告
   第08版:国际新闻
偶想集(三章)
父亲与耕牛
书的旅行
谈谈“喜新厌旧”
城市绿园(学府公园)
椒油莼齑酱
桂林初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