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父亲与耕牛
■张碧云
  又是一年春耕时节,可是,我再也没看见父亲牵着他那头耕牛去耕种了。

  那头耕牛,陪伴着父亲走过了十多个年头了,它就像父亲一样,任劳任怨,起早贪黑地默默耕作,而父亲,也像那头耕牛一样,憨厚老实,勤勤恳恳地劳作。

  记忆中,父亲把那头耕牛拉回来时,我五岁,耕牛才八个月大。自从有了耕牛,父亲就更忙了,他早出晚归,寒来暑往,风雨无阻,目的是想努力把耕牛养肥养壮。果然,在父亲精心照料下,耕牛长得很快,转眼不到一年时间就已经长成了一头大牛,且又壮又肥,邻居们见了,都夸父亲,说父亲把牛当儿子来养。父亲听了,咯咯咯不住地笑。

  有一年春耕时节,突然有三三两两的邻居前来登门,让父亲帮他们犁田耙田,并付辛苦费。父亲看了看因家穷而被饿得面黄肌瘦的我,于是欣然答应了。由于耕牛可以大大地提高耕种效率,而那时,村里的耕牛少,所以,前来让父亲帮忙的邻居越来越多,父亲一下子忙不过来,于是母亲有空闲时便去帮父亲打下手。

  那天起,每天晚上,父亲虽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但他在灯光下一张一张地数着辛苦挣来的钱时,脸上露出的笑容比蜜还甜:“这下娃仔的营养可以解决了,可以解决了啊!”也就是那时起,一向青菜白饭的餐桌上常常会出现一些猪肉、鸡蛋、鱼等荤菜。

  转眼,我上了小学,可父亲依旧没有停歇过,甚至还更忙,就连寒冬腊月,他也冒着严寒去帮邻居犁田。冬天犁起来的田,在乡下叫“晒霜”,凡经过“晒霜”的田,来年的庄稼就会有好收成,所以许多邻居都喜欢让田“晒霜”,父亲就这样在忙碌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严冬。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傻眼了,每年五千多的学费,对于家庭穷困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我决定放弃读书南下打工。然而,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父母时,他们无比反对,尤其是父亲,他说:“娃仔啊,爸没啥文化,但爸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你尽管放心去读吧,学费的事儿,爸会想办法……”听着父亲的话,看着他殷切期待的眼神,以及他头上因长年劳碌长出的银发,我的心一阵绞痛,并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读书,将来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那天晚上,睡梦中,我被一阵争吵声吵醒了,只听母亲说:“这牛你不能卖,得有个长远打算,卖了今后的伙食咋办啊?”父亲说:“得先解决娃仔今年的入学要紧,今后的费用我另想办法……”你一言我一语,本来寂静的夜被父亲和母亲的争吵声给惊醒了,听着他们为了我的学费而争吵,我的泪一滴一滴地滑落下来。

  第二天,父亲没有说什么,他流着泪牵着那头耕牛出门去了。回来时,他的怀里揣着一沓厚厚的崭新的充满温度的人民币。当他把那一沓钱交到我手里时,我仿佛看到了,父亲和耕牛挥泪依依惜别的情景。十多年来,父亲早已把牛当成了自己的“儿子”,而那头耕牛,也许早已把父亲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了,这么多年血浓于水的情,怎能舍得分离呢?可是,父亲为了我,耕牛亦是为了我,他俩不得不“骨肉分离”啊!

  时间过得很快,如今我早已大学毕业并有了一份安稳的工作,而父亲也已年过六旬,他头发尽白,皱纹纵横,但他依然起早贪黑地耕种着一亩三分地。我曾多次劝他放弃,他却摇摇头。我说:“爸,明天我给您牵一头牛回来吧!”父亲笑了,笑得那么甜,可我的心却如刀割一般,阵阵疼痛……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朱谷忠
~~~■张碧云
~~~■王太生
~~~■章华旺
~~~
■张 芳~~~
~~~■郭芳读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文明专刊·镇村新闻
   第04版:经济新闻
   第05版:国内新闻
   第06版:人在旅途
   第07版:民生热线·分类广告
   第08版:国际新闻
偶想集(三章)
父亲与耕牛
书的旅行
谈谈“喜新厌旧”
城市绿园(学府公园)
椒油莼齑酱
桂林初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