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石壁擂茶
□何葆国
  正月里在宁化石壁,我第一次喝到了擂茶。擂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茶,但是应该怎么来定义它呢?在我看来,它是一种富有探索精神和创新意识的复合型饮料,是饮料中的另类和怪客。

  那天我和摄影师老曲来到石壁,专门来拍摄擂茶制作过程的。“北有大槐树,南有石壁村”。在客家人的历史册页中,石壁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的祖地。数百年前,客家人从动荡的中原往南迁徙,一路风尘仆仆,因为疲于奔命,加上水土不服,有人便采摘路边的青草,捣烂之后泡热水,当成茶喝,居然神清气爽,百病不侵。据说这便是客家擂茶的由来。

  在客家公祠前面的农家小屋里,女主人获知我们的来意,笑盈盈地忙开了。她拿出一只陶制擂钵,还有一根樟木做成的、下端刨圆的擂棒。这便是制作擂茶的主要工具,样子看起来都很古朴。原料呢,茶叶、淮山叶,还有嫩山梨叶、大青叶等等,都是可以的,这事先已经洗净、焖熟了,随时准备派上用场。而青草药,种类就更多了,薄荷、艾叶、鱼腥草、天胡荽、积雪草、紫苏等等。据说石壁擂茶是宁化最好的,只要你愿意,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放,当然,看你要做哪方面的用途,清热解毒还是活血消肿,可以灵活选择用料。女主人把它们全放进擂钵里,擂钵搁在两只大腿上,一手扶着擂钵,一手握着擂棒,娴熟有力地捣动起来,手腕一转一转,富有韵律。我们看着好奇,让她给我们擂几下。可是我们几个轮番上阵,笨手笨脚的,根本擂不出人家那种节奏。看来这也是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擂钵里一片绿汪汪的糊状,女主人手脚麻利地烧开土灶上的大锅水,在里面放进绿豆、花生、粉条还有猪肠,感觉煮熟了,舀起来倒进擂钵里,然后撒一把芝麻、加几滴茶籽油——这擂茶就算做好了,可以让人享用了。

  我看得有些惊诧,那几个陪同我们的宁化本地朋友,早已欣喜地拿起大碗,从擂钵里舀起满满一碗,就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先喝了几口才记起招呼我们也来共享。擂钵里的擂茶像一泓碧绿的深潭,一股浓郁的气味扑鼻而来。我装了小半碗,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感觉那刚刚入口的味道很古怪,一时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但是,它们徐徐进入我的胃肠之后,舌间荡起了一种清凉,身上的许多神经好像都震了一下,为之一爽。我不由咋了下舌头,大口地喝了起来。

  宁化的朋友问我怎么样,我顾不上回答,又装了半碗擂茶才说:“很好呀。”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朱谷忠
~~~□何子晖
~~~□何葆国
~~~□郭芳读
~~~□张华梅
~~~□马海霞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镇村新闻
   第04版:经济新闻
   第05版:国内新闻
   第06版:国际新闻·分类广告
   第07版:人在旅途
   第08版:旅游天下
幻美之城
偶想集(五章)
己亥春联
石壁擂茶
徜徉花海谷
新年与酒
那年春运,我们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