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概览    
当前版: 0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偶想集(五章)
□朱谷忠
  “放气”与“解放”

  河北老作家尧山壁在一篇《戏迷》的文章中写过一则有趣之事,他说七八岁时住舅舅家,放学路上常拐到戏院门口,等着“放气”——散戏前半个钟头,放没票的进去看戏尾巴。

  无独有偶,我小时候放学回来也常去戏院门口等看散场前的一出戏,不过我们那里不叫“放气”,而叫“解放”。一下午围聚在戏院门口但无钱买票看戏人,当看见收票口大门一开,收票员唱诺一声:“解放了!”大家便潮水般一涌而入……

  真没想到,一南一北,在看“戏尾巴”这方面有如此相同之处,至于“放气”和“解放”两个叫法,细一想,字虽不同而意相同,都包含有某种幽默在里边呢!

  荒唐事 

  报上看到一件荒唐事:美国费城一个叫杰克逊的法官,判决一名证据确凿的毒贩无罪释放,理由是警察进屋捕人前,没有按相关条例大声数15下,等够15秒。警察愤愤不平地说:“今后我们入室逮捕坏人前,还要与被捕者预约时间哩!”华盛顿的法律组织发言人也认为:这个判决太荒唐了。

  当今人类文明不断发展,但刻板僵死、“第二十二条军规”之类的伪文明事件也不绝于耳。例如电视台报道:农民受假农药之害庄稼绝收,于是找到主管部门要求查处,主管领导大笔一挥,批了“请有关部门解决”。农民拿着批示,连跑好几个“有关部门”,得到的答复都一样:这事不在我们这里解决,你去找某某部门。结果折腾了好几个月未有结果。万般无奈之中,农民再次找到领导询问,“有关部门”究竟在哪里?

  有人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奇中自然也包括荒唐事。不过我想,透过这些荒唐事,人们不能总是一笑了之吧?

  认 真

  曾有人请齐白石题写书匾“烤肉宛”,谁知老人家凭认真,去考证《说文解字》,说里面没有“烤”字,于是“烤”字下题:钟鼎本无“烤”字,此为杜撰。

  当今有个书法家,遇一养鸡场老板,出重金请他题写“天下第一鸡”,他不题。后老板又数次登门求写,金额再高出许多,仍都被他拒绝了。有人不解,私下问他为啥?他说:号称天下第一鸡,没有根据,谁信?再说即便有史可查,这“鸡”字下题上我的名字,连读下去,岂不是天大笑话?

  友情第一

  每次外出,心里都有一种想法:那地方若有好山好水,一定逛个痛快;但去了后,先是却不了人情,接着又管不了嘴舌,风味小吃佐以美酒,早把魂儿荡到天外。次日头晕晕,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唉,回来了就后悔,后悔了又想寻个机会再去;但自己也不敢保证不会复辙重蹈,毕竟,友情第一,山水次之。错吗?

  读 人

  中国有条古语叫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看就是读人的最好方法和经验。

  美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民族主义者、科学家富兰克林,在人们心目中历来享有盛名。可你要认为他一生都光彩夺目,那就错了。他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和不犯错误的。他在65岁那年写自传时曾坦承:“不易抑制的年轻人的情欲常常驱使我与那些偶然相遇的女人发生关系。”不过在这里需特别提出的是,富兰克林后来声名显赫了,却从不骄傲,更不愿谈他的成就和荣誉,甚至死后也只让人在其墓碑上写下这样几个字——“印刷工富兰克林”。

  也有一些人,像大军阀张作霖,一生做过不少错事,但也并非完全丧失良知。有次日本人想羞辱他,欺负他没文化,故意当众拿一幅画来叫他题字。张作霖立即提笔写下“张作霖手黑”五字。旁人忙提醒他,“手黑”系“手墨”之误,应该在“黑”字下加个“土”字。张作霖却义正词严地答道:“我就是这样写,决不加土;对日本人,我正要寸土必争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
~~~□朱谷忠
~~~□何子晖
~~~□何葆国
~~~□郭芳读
~~~□张华梅
~~~□马海霞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镇村新闻
   第04版:经济新闻
   第05版:国内新闻
   第06版:国际新闻·分类广告
   第07版:人在旅途
   第08版:旅游天下
幻美之城
偶想集(五章)
己亥春联
石壁擂茶
徜徉花海谷
新年与酒
那年春运,我们一路同行